最近更新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电视剧 影视幕后 正文

透明人魔幕后花絮故事

酷剧吧 2019-05-26 影视幕后 197 ℃

拍摄花絮

·影片中巨大的秘密地下实验室的布景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单一布景之一。

·影片拍摄曾因伊丽莎白·苏的跟腱撕裂而延误。

·塞巴斯蒂安的3D模型在拍摄完成之后被捐赠给科学研究部门。

·片头用的麻醉枪其实是早期的漆弹枪。

·塞巴斯蒂安残暴强奸邻居的场景后来被删剪,因为在影片试映会上,观众认为塞巴斯蒂安如此表现出罪恶一面还为时尚早。

·为了片尾的高潮场景,剧组一共搭设了四架电梯。

·在将半透明的塞巴斯蒂安搬回手术台的场景中,使用了一副金属骨骼,以制造搬运身体的重量感。

·本片是保罗·范霍文在好莱坞的第一部R级片。

·同在《异形2》、《异形3》和《异形4》中一样,生物特效总监小汤姆·伍德鲁夫(Tom Woodruff Jr.)在本片中客串了角色,扮演了大猩猩伊莎贝尔。

·由于出现了杀狗镜头,导演保罗·范霍文接受了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ASPCA)的调查,原来最后死掉的狗是个假狗。

·为了激起演员的真实反应,保罗·范霍文将很多扬声器放在片场的不同位置,让凯文·贝肯的声音出现在各个位置。在大猩猩隐形的场景中,扬声器中传来的猩猩叫声是范霍文模仿的。

·为了使用影片片名,制片方买下了丹·西蒙斯(Dan Simmons)同名小说的改编权,小说与隐形人毫无关系。

穿帮镜头

·隐形人的很多特性被忽略,比如当光线穿过视网膜时塞巴斯蒂安会失明,脚上带的灰尘会现出足底,他吃的食物会立即消失不见。

·在监控器中可以看到塞巴斯蒂安躺在床上,而床垫上却没有凹痕。

幕后制作

  【关于影片】

  1989年,制片人道格拉斯·威克(Douglas Wick)产生了拍摄隐形人电影的想法,他解释说:“在当时,特效技术正在开始发生变革,借助先进的技术,可以将隐形人前所未有的描摹出来。所以,除了对隐形人的普遍关注之外,视觉技术的可行性也日帧完善起来。”

  直到威克找到了《空军一号》的编剧安德鲁·W·马洛(Andrew W.Marlowe),影片的剧本才开始逐渐成形。和保罗·范霍文一样,马洛因故事对解除社会制约的心理暗示而深深着迷。另外,他对特效世界也很感兴趣,是特效试验室和制作公司的常客。

  范霍文回忆说:“在安德鲁创作剧本时,他要求的有些特效在当时还是不可能的,他希望在影片的筹备期间内新的技术会应运而生,他的前卫构思推动了特效技术的发展。”

  后来,道格拉斯·威克将剧本交给了名导保罗·范霍文,威克说:“我一直希望由保罗来执导《透明人魔》,拍摄这部电影的真正难度不在特效,而是找到一位出色的电影人用特效来演绎剧情,让特效成为情节的一部分。保罗不但在特效方面表现出了数学和科学天赋,还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叙事者,观众会因他的影像而着迷。”

  在谈到对科幻片的热衷时,范霍文说:“当我来到美国工作时,我知道自己对美国文化并不十分了解,我不想因唯恐打破美国社会规则或者犯错而担忧,所以拍摄科幻片是最安全的选择。”

  范霍文在好莱坞的处女作是《机器战警》,其所取得的成功是众所周知的,随后是同样科幻题材的《全面回忆》、《星河战队》以及别样类型的《本能》和《艳舞女郎》,可以说全都不同凡响。在这些影片中,范霍文融入了自己的爱憎和对生活的看法。

  看过《透明人魔》的剧本后,范霍文说:“影片人物形象很清晰。在隐形主题中,影片的情节发展得很巧妙。我喜欢空间、时间和情节的极度统一,这个剧本给我一种感觉,用对邪恶的精密研究来形容这个故事再恰当不过了。故事开始于一个慈善的科学冒险,还夹杂着些许幽默,但当我们看到阳光、温和的塞巴斯蒂安·凯恩蜕变成疯狂、邪恶的怪物,他真的变成了魔鬼。”

  范霍文是在二战期间的欧洲长大的,他认为影片故事仍在探讨古老的道德话题。几千年前,柏拉图就曾写过隐形人,他认为,我们自身没有道德,道德是他人的认知和期待所形成的。柏拉图说如果隐形人存在,那么隐形人会沉迷于自己的能力,滥用这种能力,他会偷窃、抢劫、强奸甚至杀人,总之一切随心所欲。柏拉图提出,根本不存在引人向善的道德标准,因为我们惧怕监狱,所以才不会作奸犯科。

  除了道德主题外,范霍文还非常看好将英雄变为恶魔的故事构思。在影片开头,观众会支持塞巴斯蒂安这个英雄人物,但随着他在自己身上展开试验、成为隐形人之后,他人性中的邪恶一面开始显现。观众将面临选择,还会支持塞巴斯蒂安多久,会完全否认他吗?还是残存一些对他的赞同?范霍文认为,影片从最初的科幻悬念惊悚片变为了最终的恐怖片,它阴冷、深刻、恐怖,堪称当代哥特。

  在影片开拍前,主创人员都认为应该避免同类影片的陈词滥调,不仅仅要让铅笔和水杯在半空中浮动,还要用其他的方法来表现人物。范霍文坦率的说:“我完全不知道制作这部影片所需技术的复杂和难度,一切远远超出了我的设想。”

  事实上,每个人都低估了影片制作的难度,影片的特效总监斯科特·E·安德森(Scott E. Anderson)说:“我们当时毫无经验,不得不将本片同《星河战队》相对比。”特效方面的难度在于表现塞巴斯蒂安逐渐透明的过程,以及隐形之后的奇异动作。

  范霍文说:“从科学的角度讲,隐形似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曾经一度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你接受了存在隐形的前提,那么这部影片就相当真实。”

  在说到物色影片演员时,范霍文说:“我知道,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技术难题,但如果扮演塞巴斯蒂安的演员不适合,这一切也就毫无意义了。尽管他是隐形的,只有在水中和火中才会显形,但他的表演仍很重要。我们不能使用替身,我们需要一位颇具天赋并愿意吃苦的演员,他必须能忍受很多不适。”

  最终,凯文·贝肯得到了这个角色。范霍文非常佩服贝肯表演风格的多面性,范霍文认为贝肯是个脚踏实地的演员,他曾经出演《阿波罗13号》,影片的拍摄过程格外艰苦,必须处于失重状态并忍受强烈的眩晕。范霍文回忆说:“在第一次会面时,我告诉他扮演透明人会如何困难,大多时候,他会被浑身涂成蓝色、黑色或者绿色,涂上和去除涂料都很不舒服。有时,他的脸上还要粘上橡胶面具。另外,会有隐形眼镜罩住他的整个眼球,对他的身体存在危险。”

  贝肯说:“我之所以被这个故事所吸引,除了因为能与保罗·范霍文合作的宝贵机遇之外,还对塞巴斯蒂安的角色很着迷。他是一个自我陶醉、渴望能力、以自我为中心和被宠坏的孩子,他散发的魅力足以牢牢抓住观众的视线。当他成为了隐形人,他被这种奇异的能力所迷醉,从而成为疯狂的怪物。”

  伊丽莎白·苏在片中扮演塞巴斯蒂安的前女友琳达,她说:“琳达是个既浪漫又敬业的女子,她生活在塞巴斯蒂安强大的阴影里。最终,她必须控制并制服她曾爱过的男子。我对这个超级女英雄很感兴趣。”苏不想扮演一个彪悍的女强人、女斗士,她更乐于扮演敏感、普通而智慧的女人。

  【关于拍摄】

  在演员就位之后,制片人艾伦·马歇尔(Alan Marshall)将范霍文的长期合作伙伴艾伦·卡梅隆(Allan Cameron)请到洛杉矶任影片的制作设计师。在索尼公司位于加州斑鸠城(Culver City)的15号摄影棚中,剧组搭建了实验室、观察室、恢复室、医疗器械区和迷宫般的隧道等等。作为世界最大的摄影棚,15号摄影棚长近360英尺,宽160英尺,高40多英尺,巨大的空间让片中的秘密地下实验室得以充分体现。

  卡梅隆说:“我希望打造一种封闭的氛围,在影片开头,就像安全的科学家之家,然而随着塞巴斯蒂安的蜕变,实验室越来越危险和恐怖,而当隐形人开始猎捕时,场景又变得有趣,这里成为了鬼屋的理想布景。”

  马歇尔回忆说:“在剧本中,故事发生的地点应该是冷战时期的地下掩体,在30年前被弃置。在灰色的外表下,美国政府现在建起一座高科技的机密实验室。”在艺术部门设计而成的掩体中,包括几十年前的古老空调和空气滤过系统,生锈的机器和老化的电力系统。掩体中陈旧的部分被不锈钢墙体和巨大的平板玻璃所分隔,从而形成鲜明的新旧对比。卡梅隆设计了一条巨大的S形走廊,由于曲线复杂,所以你无法发现拐角处的情况。在顶蓬上,还铺设了大量管道,塞巴斯蒂安可以借此藏身。

  片中曾有这样一段场景,地下的喷淋灭火系统让主要通道泛滥成灾,隐形人在水流如注中现出部分原形,卡梅隆和特效协调人斯坦·帕克斯(Stan Parks)为此设计出一种大型循环系统,不但可以循环用水,还能保持一定水温,从而避免令演员产生不适。

  电梯是地下实验室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剧组决定借助制片厂附近的大型立体停车场搭建电梯布景,这样每隔10英尺都有一层,而且取景角度也特别自由。

  在加州摄影棚完成拍摄之后,剧组赶往华盛顿取景。制片人马歇尔说:“我们的目的是找到首都的地标,为了避开旅游业带来的限制,我们选择在8月拍摄。”经过长达9个月的协商,剧组终于得到了拍摄五角大楼的许可。在过去的10年中,只有两部影片获准在五角大楼拍摄。

  【关于特效】

  影片中的一些特效并没依赖于任何数字特效,而且总共560个特效都远比预想的复杂。其中首先需要使用特效技术的是塞巴斯蒂安的身体逐层透明过程。现今的观众早已不会满足于想象,而是要亲眼目睹和体会这一过程。于是,导演范霍文用尽了当今最具突破性的特效技术,并招募了该领域的领军人物。

  特效总监斯科特·E·安德森说:“很幸运,哥伦比亚影业公司曾经资助有关人类运动、生理和动画的研究,研究的成果恰巧有助于本片的特效制作。”

  范霍文说:“影片中共有三次转变。一次是在大猩猩身上的试验,其余两次是在塞巴斯蒂安身上发生的,其中的一次是变为隐形人,一次是失败的复原。塞巴斯蒂安的隐形过程是多层次的渐进性转变,当放射性液体进入机体,他的身体似乎被液化,肌肉系统随后消失,现出了骨骼、血管和脏器,然后内脏、血管和骨骼依次相继消失。”

  Imageworks的技师们花费大量时间通过医疗器械和医学院了解人体的真实构造,参加了解剖课,亲眼目睹了尸体解剖,并拍照、绘图。范霍文说道:“通过我的女儿,我们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惊喜的发现了一个博物馆,馆中的藏品都是蜡雕的解剖模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血管、肌肉、脂肪、骨骼、肌腱和内脏。这些模型完成于16世纪至17世纪,全都出自一个女子,可见当时的解剖学相当精湛。我们研究了她的作品,3、400年前的她竟成为了我们的技术顾问。”

  为了完成转变的场景,制片方使用了全新编写的软件。这种软件名为“Volume rendering”(立体渲染),可以模拟出肌肉的收缩、骨骼、关节和其他身体内部结构的活动和细节。

  影片的两位解剖学顾问高度盛赞影片的贡献,他们相信Imageworks为拍摄本片所进行的研究会推动医学解剖的发展。作为教育家,他们一直在寻找细节丰富而精确的人体模型,不过在教育界和学术界完成如此耗资巨大的项目是不可能的。这项研究的初衷是让影片中的特效精彩动人,而现在却有潜力成为最有价值的教学工具。

  除了打造隐形人之外,影片中的其他工作也非常繁重。范霍文解释说:“当拍摄隐形人与其他人出现身体接触的场景时,我们先是拍摄演员的表演,然后去除掉隐形人,隐形人遮挡住的一切都必须重新充填。”范霍文有过拍摄《星河战队》的经验,他深知这项工作的难度。

  为了让特效技术人员将画面中的自己去除掉,凯文·贝肯在很多时候都会被浑身涂成绿色、蓝色或者黑色,还要戴上隐形眼镜和假发,遮住牙齿并穿上紧身衣。

本文链接:http://kujuba.com/59205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关注酷剧吧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