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电视剧 影视幕后 正文

伴我同行幕后花絮故事

酷剧吧 2019-05-26 影视幕后 111 ℃

拍摄花絮

·为了给泰迪找到一种标志性的笑声,克里·菲尔德曼和导演罗伯·雷恩一共试验了30种不同的方法。最后的笑声恰巧与斯蒂芬·金小说中的描绘相似。

·印在一本老式电影杂志封面上的女郎是伊丽莎白·麦凯文,她当时已经与该片导演罗伯·雷恩订婚。

·在电影拍摄间隙,基弗·萨瑟兰为了保持角色状态,常常捉弄其他几位小演员。

·这部电影是根据斯蒂芬·金的短篇小说《尸体》改编的,这部小说被收在他的短篇小说集《不同的季节》中,这部集子同样包括了小说《丽塔·海华丝》和《肖申克的救赎》,后来,这两篇小说被改编成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和《纳粹追凶》。

·在罗伯·雷恩的坚持下,影片中男孩儿们吸的烟均由白菜叶制成。

·另一位值得一提的男主人公是片中“作家”一角。理查德·德莱福斯接受角色后,重拍了一些已经拍摄过的场景。

·罗伯·雷恩曾在确定“作家”一角时陷入了麻烦,开始时定下的演员是大卫·杜克斯,后来他才决定由自己高中时代的朋友理查德·德莱福斯饰演。

·这部电影是杰里·奥康纳的影坛处女作。

·起初,阿德里安·莱恩被指定为该影片的导演,但由于和自己指导的电影《爱你九周半》撞车,不得已将《站在我这边》转予罗伯·雷恩 。

·《伴我同行》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起先这部电影只在16个剧院上映。2周后才扩大了公映的规模。最终,它的票房成绩位列当年的第二名。

·在试镜的时候,杰瑞·奥康奈尔错把本片导演罗伯·莱纳当成了阿奇·邦克(Archie Bunker),这是1970年代电视银幕上最火的一个人物。正是这个失误帮助奥康奈尔得到了参演影片的机会。

·为了得到小演员们最真实的反应,他们一直都没有见到扮演“尸体”的小演员本人,而拍摄发现尸体的那场戏的时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同样,小演员在影片中淌的眼泪也是真的。一开始,他们总是哭不出来,后来罗伯·莱纳朝他们大吼大叫,把他们给吓哭了。

·在片场附近有一个集市,杰瑞·奥康奈尔经常会去那里买点饼干和玩具之类的。有一次他去买了饼干,却没发现里面有一个坏的。吃了坏饼干的杰瑞·奥康奈尔心情大坏,躲了起来。2个小时候,人们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他,他正在那里大哭。结果剧组不得不停拍一天。

·小演员在影片中抽的烟里卷的不是烟草,而是卷心菜的叶子。而且导演罗伯·莱纳还是个反对吸烟的人。

·罗伯·莱纳原本准备让迈克尔·杰克逊为影片演唱本·E·金(Ben E King)的歌的,可是他后来又觉得应该在影片里放原版的歌。

·威尔·惠顿不仅仅在影片中扮演了作家,在现实生活中,他的确是一个作家。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出版了好几本书,并且还在2001年开了自己广受欢迎的blog。

·为了能让鹿注视着戈帝并看着他跑进树林,剧组在拍这场戏的时候不停地按喇叭和敲打瓶瓶罐罐。

·在著名的吃pie大赛的场景里,那个让人作呕的pie是黑莓pie,里面加入了醋栗干酪。

·影片中出现的电影杂志的封面上的女明星是伊丽莎白·麦戈文,她当时正在和罗伯·莱纳交往。

·在第一个躲火车的场景中,拍到凡尔纳的背影。你能看到一个无线的麦克从他的左腿处掉了出来。

·那一群小演员在银幕下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和他们在银幕上无法无天的行为“媲美”,他们在饭店里不停地玩弹球机,并把家具扔到水池里。科里·费尔德曼说,在这里,他第一次在银幕下喝酒、和女孩接吻并且第一次在银幕上吸食大麻,他还补充说,瑞弗·菲尼克斯当时也是第一次做这些。

·水蛭的情节来源于史蒂芬·金的童年回忆。在影片的拍摄中,剧组使用了真的水蛭。

·瑞弗·菲尼克斯原本为了戈劳迪·拉产斯的角色来试镜的,可是后来,他的角色却变成了克里斯·钱伯斯。

·在影片中扮演奎达奚罗先生的布鲁斯·柯比(Bruce Kirby)本人就生活在影片故事的发生地,美国俄勒冈小镇。

·方法派演员基弗·萨瑟兰在片场为了保持自己和其他演员的情绪,并维系一种和银幕上相似的关系,哪怕在没有拍摄的时候,他也一样演员们在一起玩耍。

·在一些闪回镜头中,约翰·库萨克扮演了戈帝的兄弟。在本片之前,库萨克刚刚和罗伯·莱纳合作了《犯贱情人》。

·为了让瑞弗·菲尼克斯扮演的角色能够打到自己,威尔·惠顿在垃圾场赛跑的场景中故意放慢了自己跑步的速度。

·在影片结尾处,那群男孩在篝火上烤的并不是棉花糖,而是被做成球型的汉堡肉。

·影片中虚构的小镇在美国俄勒冈州的布朗斯维尔。虽然这是一个虚构的地点,但是在当地的游客中心,依然挂着一张标注出了影片的数个拍摄地点的地图。这些地点的下面有数种语言的注释。

精彩对白

Gordie: Fuck writing, I don't want to be a writer. It's stupid, it's a stupid waste of time.

Chris: That's your dad talking.

Gordie: Bullshit.

Chris: Bull true.

戈帝:去他妈的写作,我不想当作家,太傻了,就是他妈的浪费时间。

克瑞斯:那是你爸爸的说法。

戈帝:胡说。

克瑞斯:说的不错。

Vern: This isn't funny. What am I supposed to eat?

Tepy: Why don't you cook your dick?

Chris: It'd be a small meal!

韦恩:一点都不好笑,我吃什么啊?

泰迪:你为什么不把你的鸡鸡烤了?

克瑞斯:太小了,不够吃。

[after they had dinner]

Vern: Nothing like a smoke after a meal!

Tepy: Yeah... I cherish these moments!

[group chuckles]

Tepy: What? What did I say?

[吃饭晚餐后]

韦恩:饭后一支烟,赛似活神仙!

泰迪:是啊,我珍惜这一刻。

[大家都笑了]

泰迪:什么?我说什么了?

Vern: I wasn't that scared. I wasn't. Sincerely.

Gordie: Okay then you won't mind if we check the seat of your jockies for Hershey squirts, will you?

Vern: Go screw.

韦恩:我没害怕,没害怕,真的。

戈帝:好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让咱们瞧瞧你是不是尿了裤子了?'

韦恩:滚你的吧。

Gordie: Do you think I'm weird?

Chris: Definitely.

Gordie: No man, seriously. Am I weird?

Chris: Yeah, but so what? Everybody's weird.

Gordie: 你认为我很怪么?

Chris: 显然是的。

Gordie: 好了伙计,我是认真的,我很怪么?

Chris: 是的,但那又如何?人人都很怪。

穿帮镜头

·在沼泽里泡过之后,泰迪的头发每一个镜头都改变一次。

·被火车追赶时,天空变暗,之后又由多云转晴。

·当戈帝看报纸上的文章时,开始文章的第一段是关于伤人事件的,但是第二段很明显来自另一个故事。

·影片结尾出现的抽水泵是不存在的,那种样式直到20世纪八十年代才出现。

·20世纪八十年代的汽车明显的出现在作为旧货市场的背景上。

·当泰迪和克瑞斯在铁路旁争吵时,从泰迪的眼镜中可以看到拍摄用的三脚架。

·戈帝进入一家商店,店主与他交谈时,你可以清晰地听到麦克风轰轰作响,然后就消失了。

·商店店主从一个印有20世纪八十年代官方商标的盒子里抽出一张纸。

·艾斯的汽车装有蓝色玻璃窗,这种样式在20世纪80年代才出现。

·泰迪穿的军靴在1959年是不可能有的。

·男孩儿们从水蛭池中逃脱后,他们的衣服马上就干了。

幕后制作

【关于电影】

四个年轻的孩子,勤学认真的戈帝,粗鲁顽强的克瑞斯,滑稽可笑的泰迪,还有敏感懦弱的韦恩,决定沿着铁路走进森林,寻找一具尸体。旅程的开端是愉快的,按照韦恩的说法“确实是爽呆了!”但是,随着旅行深入,几个孩子内心脆弱的一面逐渐浮现,随之而来的便是惊恐和慌乱,看来,长大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部分关于孩子的故事,好的故事,都涉及到了旅行,”史蒂芬·金说,“就像《站在我身边》中的铁路之旅一样。”大部分斯蒂芬·金的故事,尤其是有孩子卷入的故事,一般都是关于这些脆弱的心灵如何长大,或者是幼年阴影对成年生活造成的糟糕影响。斯蒂芬金的故事是黑暗的,并不令人愉快,雷恩保留了这一点,他在电影中严厉控诉了成年人对孩子的漠不关心和孩子们不得不承担成人责任的事实。“你只是个孩子,戈帝。”克瑞斯告诉他的朋友,然而,对他们来说,回家不再是一个温暖的概念——这是每个孩子都向往的。

某种程度上来讲,几个孩子对成人世界复杂性的意识是这部电影的核心。在电影中,四个孩子都真实经历了这种情感上的阵痛。对戈帝来说,这可能显得尤为真实,许多年之后,他回首往事,意识到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他从他的朋友身上获得了力量,体验到了同样的痛苦。电影并没有对这几个孩子施以怜悯,相反,雷恩让他们直接去面对这些痛苦,决不陷入廉价的感伤。雷恩很熟悉这几个孩子的特性,明白他们的困惑。比如戈帝,他忍受着父母的漠视,这种漠视来自与父母对哥哥死亡事件的无力。克瑞斯情况类似,他是一个坚强的家伙,来自一个饱受威权控制的糟糕家庭。尽管他把偷的钱还给了老师,但是还是不得不背负偷盗的恶名,这一切,都是家庭给他造成的毁灭性打击。

当克瑞斯向戈帝忏悔时,电影叙述静静发生了转变:克瑞斯崩溃了,而戈帝,这个更情绪化的角色竟然变得冷静起来。这是真是令人痛苦的一幕。雷恩说:“这里融入了我自己的经验。”他把自己对斯蒂芬·金小说的理解和个人经验融合起来,把戈帝塑造成了电影中的英雄,这和小说的原意稍有不同,在小说中戈帝只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悲惨的英雄。

雷恩曾经说过,这是一部关于孩子的电影,孩子自我感觉不好,但是又无法从父母那里获得认同,于是他们不得不转向朋友寻求安慰。这种安慰是非常重要,因为看到戈帝在电影的结尾平静的样子,所有人都会为他感到高兴,毕竟,他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关于导演】

罗伯·雷恩1947年出生于纽约,父亲是鼎鼎大名的卡尔·雷恩,拍摄了许多喜剧故事片,最著名的当属《宝贝母子》和《大笨蛋》。罗伯·雷恩的事业起步于演员,他最著名的角色是美国肥皂剧《全家福》中的迈克尔,迈克尔是一个不太光彩的傻瓜和种族主义者。因此,从一开始,雷恩的导演之路就与众不同:他对演员很好,同时对表演很在意;他对喜剧和讽刺理解很深,对作品的时间与结构把握也很好;他有很强的自由主义和人文主义倾向。

作为一个喜剧演员,雷恩获得了很精细的观察能力,但是消极影响同样不可避免:他的作品似乎一直摆脱不了模仿的痕迹。这意味着,不管他的电影多么的成功,他也不能被列入艺术家的行列。但是,雷恩的诚恳是显而易见的,他并不回避自己的模仿和缺少自我意识,而是真心诚意地要为观众讲好故事。很有可能,雷恩未来不可能成为像伍迪·艾伦,大卫·芬奇那样伟大的导演,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普通观众对他的热爱,因为他足够谦虚,足够诚恳。

【电影关键词】

·寻尸:不只是四个孩子还有一群年龄更大的混混,把“寻尸”视为一种英雄行为,一种获得社会承认的行为,这意味这他们都需要摆脱某种困境。

·铁路和森林:充满未知危险的旅程,不过,把他们看作孩子们内心的疏离和反抗似乎更合适,每个孩子似乎都有过同样的出走冲动。

·哥哥:对于戈帝来说,他的哥哥才是他的父亲,才是能够倾听他诉说的密友。他的父母只是一面冰冷的墙,一直都是,不管在戈帝的哥哥死前还是死后。如果戈帝的哥哥也是一面墙的话会怎么样?很难想象,不过这肯定会是一部更为恐怖的电影。

·哭泣:电影中的“哭泣”是非常重要的线索,整部电影中四个男孩都在某个时间哭了出来。首先,“哭泣”意味着这些男孩陷入了某种困境,并且不愿长大和进入另一个世界。“哭泣”还意味这几个男孩都因为某种外在的原因被“拒绝”,不管是家庭还是社会,总之,他们感到孤独和绝望。

·吃Pie大赛:很奇怪的报复方式,对于观众来说,这很可能具有某种超现实主义色彩,但对于孩子来说,这是真实的。面对压倒性的外部世界的侮辱,作为弱者的孩子不可能按照成人规则做出反击,只能用“呕吐”对他们来说最有效的方式展开对抗。

本文链接:http://kujuba.com/59203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搜索
关注酷剧吧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